*大概是现代。写东西比较随意。明天还要早起坐车,这会快三点半了。

凌晨不知道几点,戮世摩罗醒过来。接着就觉得饿。

网中人把他抱的紧实,让他这种常年体温偏低的人都觉得热,当然这也限制了他的行动。才试图挪开,网中人就又收紧,低沉的问他做什么。语气颇为不善。

戮世摩罗先前叫的厉害,这会嗓子发哑,清了清嗓,说我饿,麻烦一下,让我出去。噢,或者,你去帮我泡个面,我绝对不会拦你。

哼。那种食物,难吃。

简单快捷能填饱肚子对我而言味道不差。好了,动一动你的手,让我下床。戮世摩罗说。

网中人略一犹豫,随后松了手,戮世摩罗撑起身,难受的倒吸了口凉气,几乎想躺回去,然而最终还是选择了慢吞吞地往床边挪。...

轮回

戮世摩罗偷溜出来,身上还穿着病号服,手上针眼渗着血,他按了半天也没让它停下,索性不理了。

这和牢笼一样的地方,唯一能让他有离开可能性的,就只有那片树林,围了一圈警界线,还有个进入危险的警示牌。不少人死在里面,因此没什么人敢往里走。

他敢。比起在这,他情愿死在外头。

已经是深夜。冷,又潮湿,脚底刺痛。应该出了血。他没停下,凭着直觉随便走。最后没了力气,找个树随便靠了坐下。

太安静。轻微声响也能听得见。

但就算听见了也没什么用。
他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什么飞快的咬了一口,紧接着开始浑身发麻,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白色的丝包了起来。

……蜘蛛?

再次醒来时戮世摩罗发现自己没死。躺在一张巨大...

论反攻

*记起来账号了终于。眼泪掉下来。

♬  反攻

戮世摩罗说网中人啊我给你个惊喜。

网中人没搭理他。但到底听进去了,就留着意。小子神神秘秘,周五晚上半夜三更来他家敲门。

网中人忍着脾气开了门,正打算狠狠捏他几下泄愤,戮世摩罗就把手上拿着的瓶子递到网中人面前:“不要生气~来,感受一下。”

莫名的香气。
不难闻,也不好闻,是要感受什么?

——网中人迅速感到了身体的不对劲。

戮世摩罗见网中人呼吸变得急促了,便啪嗒一下将门关上。过去揽了网中人的腰把人抵着墙,手开始胡乱的在网中人身上摸来摸去,还贼兮兮的在那儿笑,嘴里说起荤话,“老实讲,是不是感觉浑身发软四肢无力还想被我操?免害羞,免担...

一段

*胧御忽然上涨
*考试地狱,苦中作乐(摸鱼)

胧三郎在工作。

御魂笑光辉啃着蓝莓夹心加长软面包在他身边晃着,时不时戳他一下。胧三郎不管他,他就变本加厉的戳戳戳。

闹的没法了,胧三郎转过头,刚说一个你字,御魂笑光辉就一脸无辜的截了话,“我什么?喔,你也想吃是吧~直说嘛,我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来,啊——”

不容拒绝的,强行给人塞了一大口,里面的果酱简直甜腻的不行,对胧三郎杀伤力十足,然而还是锁着眉吞下了。

他刚咽下嘴里的,御魂就又准备塞他一口,他伸手带着警告意味的拍了拍御魂的后腰。

意思就是,别闹了。

御魂笑光辉即刻稍息站定作乖巧状,胧三郎见他乖了,便继续去处理未完成的公事。

然而没...

一醉

*忽然又燃起了胧御魂
*又是计划外

胧三郎已经连续多天半夜三更进他房里了。

他装睡。看胧三郎到底是演的哪一出。

毕竟他嘛不安分最近干了点坏事。想来是胧三郎明面没体罚他,暗地里给他来偷袭。

然而胧三郎没做什么半夜杀他灭口之类的事,而是从站在他床边,到坐在他床上,再到伸手摸他脸……

喂喂,这是什么情况。

在胧三郎躺上他的床时御魂笑光辉在想他要先下手为强用个什么招式把这只得寸进尺的给抽飞,但胧三郎却抱住了他,寻了他的手轻轻的拢在掌中。

有力,沉稳,温暖的。
他很久很久没体会过。自他叫戮世摩罗之前——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他放任自己享受了会儿这种难得的体验,率先发难,要将胧三郎打出九霄云...

突然事件

*上篇?
*计划表外…(我要那玩意儿何用

一个无聊的到处溜达的深夜,戮世摩罗在海边捡了个长得很美但是周身都是血糊糊的男人回家。

男人看着瘦,背起来却够呛。吓得人司机几次都往医院开。好不容易把人弄回家,弄的一地血迹不说,还得帮这个昏迷不醒的男人放温水洗洗刷刷累个半死。

戮世摩罗想,一定是被放置太久,自己脑袋秀逗。

虽然这确乎是个美人,可显然这是个危险分子——戮世摩罗扒了男人衣服,发现三把短刀和两把枪——鬼知道醒过来这个人会对他做什么。

戮世摩罗把人衣服团了团塞进垃圾桶,又找个地儿把那些武器藏了起来,这才回浴室把人从冰凉凉的地板上搬进放了半缸水的浴缸去。那人身上的血迹立刻在水中晕染开,迅速...

有些人,病了,实在是很烦人的。

戮世摩罗是其中一个典型。为了帅气不要温度,天寒地冻吹冷风,到底还是感冒发烧起来。他一病,浑身都不适,说难受,碎碎念念、叽叽喳喳个不停,网中人听的有些烦,退烧贴往他脑门一拍,没好气的让他安静。戮世摩罗当下和贴了封口胶一样没了声响,网中人没了他在耳边念念叨叨哼哼唧唧,便去书桌前坐着,开了笔电处理工作。

戮世摩罗安静起来,就只听到他时轻时重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戮世摩罗拉过被子劈头盖脸的盖上,网中人就基本什么也听不到了。

这下,是够安静了。

网中人却越发心烦。
甚至没法工作。

终于,受不住这异常的寂静,扭头去看床上。只看见一床厚被下一团隆起的鼓包,人显然是窝里...

©C1 | Powered by LOFTER